游戏开发者联盟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原创 游研社 2020-04-02 11:33:41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绝对的自由在现实中不存在,那么在游戏中又如何?

自由、开放,是如今很多游戏的设计宗旨。人们可以在开放的游戏世界中,随意探索,参与各种各样的活动。

但不论游戏如何设计,貌似玩家的活动始终还是存在边界的,是受到游戏系统控制的自由。

因此一直有人希望设计一种自由等级更高的游戏,表现一种脱离游戏设计师、脱离游戏框架、脱离社会束缚的绝对自由。

在虚拟世界中,有可能存在这样的自由乌托邦吗?

1

绝对自由是什么样的,曾经的《第二人生》可以提供一个老牌样板。

《第二人生》是一款从2003年开始运营的在线游戏,它的主要卖点就是极高度的自由。但这种自由不是说游戏里有很多内容,反而体现为一无所有。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在这款游戏中,没有传统游戏的设计思路,没有打怪升级,没有固定剧情,没有NPC对话。游戏中也没有很多设计好的场景和系统,所有的一切都要由玩家自己从零开始打造,包括房屋建筑,产业链条,社会供需关系等。

游戏允许玩家上传3D模型制作自己的人物、物品和场景。制作出来的物品版权归玩家所有,玩家可以销售、转让自己的作品来换取钱财——这也是游戏内经济的主要推动力。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为了促进玩家们的创造,《第二人生》内的货币林登币还可以与美元互相兑换,这样玩家的行为就有了现实中的价值。

比如你是一个室内设计师,想在游戏里成立一家家具设计公司,专门为人设计精巧的房子或者家具。你可以雇佣建模高手,为你设计的家具制作3D建模。再雇佣擅长编程的人为模型制作交互系统,再雇佣一些艺术家在家具上定制图案,最终把家具卖给客户。不少人在《第二人生》中获得了成功的事业,他们购买土地,成立公司,雇佣员工,打造自己的品牌。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专门提供高端家装的Isil Designs设计公司

《第二人生》中的自由还体现在对敏感问题的放纵,比如游戏中是可以进行性行为的,这可能也是很多人最初知道它的原因。

就像《上古卷轴》的Mod一样,人们花了相当大的精力在《第二人生》里制作与性相关的内容。

《第二人生》中的地图被分为三个年龄分级,G为全年龄,M级带有少量暴力和色情元素,A级可能会含有过激的暴力和色情元素。《第二人生》中最热门的景点中,超过50%都是A级的。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成人沙滩俱乐部

当然这些内容都需要收费的。因为有利可图,创作者们也会在上面花更多的心思去刺激人们消费,开发出更猎奇的内容。《第二人生》几乎可以满足任何性癖人群的需要,甚至在一般色情网站上禁止的内容,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第二人生》拥有一群极其忠诚的用户,直到今天,即使游戏的技术已经落后,图像也开始跟不上时代,但它完整的经济体系,依然能让一大批人每天回到这里,继续社交、工作、生活。

2

从一般的角度来看,可以说《第二人生》给与了用户很高程度的自由。

不过这只是相对而言,在一些人看来,《第二人生》的自由还远远算不上自由。因为它使用的仍然是一套中心化的体系。

意思就是,整个游戏仍然掌握在开发公司林登实验室的手里,开发者拥有经济的控制权,你的财产也是开发公司承诺给你的。只要他们乐意,就可以随意发行货币,让玩家手中的钱贬值,可以随意删改内容,让玩家兜里的道具消失。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2007年,美国FBI对《第二人生》中的赌博产业展开调查整治,林登实验室直接关停了游戏内所有的赌博业务,并从此禁止此类活动的开展。本来赌博产业在游戏中占有很大的经济比重,但因为林登实验室的一句话,不少赌场老板就失去了自己财产和收入来源,还导致游戏内的经济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虽然玩家可以创造任何东西,但他们的作品也可能因为林登实验室的一个决定或者政府的干预而瞬间消失,这自然难以称得上自由。自由者们说,自己要的是一种无限制的、绝对的自由,是“去中心化”的游戏。

3

《Decentraland》是近年比较受到关注的一个VR网络游戏,有些人认为这里能够找到绝对的自由。

它的名字可以直译为“去中心化之地”,能看出它的核心理念就是去中心化。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表面上它的设计理念和《第二人生》类似,同样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开放世界,玩家在游戏中没有明确的目标,他们可以购买自己的土地,创造自己的物品和世界,构建自己的小社会。游戏中的货币MANA也可以与美元成比例兑换。所以《Decentraland》被一些人称为VR版的《第二人生》。

《Decentraland》与《第二人生》的区别在于,它是基于以太坊区块链打造的,其中的交易数据都被存储在链上,因此很难被盗取、修改和删除。简单说就是保证了用户对财产的所有权。

游戏中绝大多数的土地都是对外出卖的,而一旦卖出,地就不再属于开发者,而完全属于购买的玩家。玩家对这块土地拥有绝对的自治权,他可以任意改造这块土地,也可以进行售卖或租赁。因为区块链的保护,它的所有权无法被他人控制,包括开发者、政府都不可以。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地图上每个点都是一块可买卖的地

为了保证游戏的去中心化,游戏中还设计了DAO系统,即“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负责保存游戏中重要的合约,同时玩家还能通过DAO对游戏内的各项事务进行投票,比如政策改变、土地拍卖等事宜,开发者完全不会介入游戏的发展。

这种完全的自由,是之前的游戏所未曾达到的。因此《Decentraland》也吸引力不少投资者的目光,2017年尚未正式运营的《Decentraland》就已经开始在线拍卖游戏内的土地了,游戏的首个地图创世城,在第一次拍卖中就卖出了34356块地,总价值1.61亿MANA,约合3千万美元。而游戏的首次公开发币只用了35秒钟,就把价值2400万美元的MANA卖光。

《Decentraland》的人气看起来相当不得了,不少人认为未来这里的地价会像北京的房价一样蹿升。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4

在某种程度上,《Decentraland》希望在游戏中实践一种类似无政府资本主义的状态。

无政府资本主义主张所有人都能正当地拥有那些之前未被人占有的资源,或是由他的劳动所得的资源。

无政府资本主义下的社会完全依赖人与人之间著自愿的契约作为唯一正当的架构,完全不受暴力或暴力的威胁所阻碍。

这在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完成,因为很难控制违约的情况,但在虚拟世界中,靠着区块链技术却能够实现所有权的明确分配。

《Decentraland》里没有人能够侵占你的财产和劳动所得,而每一块土地都有自治权。个体们可以组成私有的民主制、共和制或君主制。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Decentraland》中的中国项目“自由之城”

在理论上,在这样的世界中很有可能出现贫富差距激增的情况,当贫富差距过大会引起底层人民的反抗推倒资产阶级。

然而在这款游戏中暴力反抗是做不到的,而所有权也无法因抢夺而更改。这样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人能够预测。

无政府资本主义中的自由本是一种幻想,而《Decentraland》却提供了一个理想环境,也许能够实现一种虚拟的自由,成为人类社会的试验田。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但这种自由的游戏真的是玩家感兴趣的吗?

《尼尔》的制作人横尾太郎曾说,在游戏中给玩家很多自由并不等于能让玩家“感觉到自由”,他认为让玩家感受到自由首先要让玩家感受到一个边界,然后再让人们突破那个边界,这样就会感觉很自由。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困在牢房里的人,认为院子里就是自由。被困在院子里的人,认为外面就是自由。而在最外面的人,他们其实并不是在寻找自由,反而是在努力的寻找墙。

去中心化要去除的就是这堵看不见的墙,可问题是绝大多数人还待在院子里。

今年的2月20,酝酿了多年的《Decentraland》终于正式对外开放,然而游戏中的景象却与之前的人气并不相符。官方特别举办了在游戏里寻宝的活动,赠送虚拟币、饰品或者实物奖励,才只取得了1.2万在线用户的成绩。

游戏里也是百废待兴,进入游戏感觉进了公园,能够看到一些Low-poly风格的景观和建筑,每走几步,周围的景色都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各种叫不出名字的东西集合在一起产生了极强的怪异感,确实是未来的感觉。但这些建筑并没有实际的功能,仅供观赏。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在博物馆区,有不少主题博物馆,展示着一些艺术家的绘画和雕塑作品,显得有些冷清。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Infinity Engine》是游戏内为数不多可玩的小游戏,玩家扮演一个控工,在美国的西部挖矿,然后乘坐火车将矿运送到目的地,中间还要对付土匪的攻击。整个游戏的质感十分复古,有Flash年代的感觉。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Chateau Satoshi是游戏里的第一家赌场,里面摆了几台自动赌博机供人们挥霍钱财,但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整个游戏里见不到一个人,像是一个偏僻角落里兴建的景区,所有东西都在机械的运转着,期盼着游客的到来。

5

虽然现在《Decentraland》还是一片荒凉之地,但它却有巨大的潜力。很多人会告诉你,等到以后人多了,这里一定会火爆起来,地价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至少游戏中的土地持者这么认为的,他们必须这么认为。

这些人多数并不是游戏玩家,而是区块链的信奉者,而是虚拟货币的投资者。他们深知虚拟货币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大家都相信它有价值,而区块链游戏也是如此。

自从区块链成为了热词后,他们希望人们能相信区块链游戏的潜力。

之前出现过几个爆红的区块链游戏,《CryptoKitties》让玩家可以花钱拥有一只长相奇怪、不可复制的猫。《CryptoCountries》让玩家可以花钱拥有一个“国家”。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这些游戏一定要让玩家拥有些什么,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区块链和游戏搭上边,而在《Decentraland》里,你拥有的是土地,是去中心化,是自由。

所以在这款游戏的设计中,自由不是目的,而是手段。《Decentraland》不是为了自由而选择了区块链,而是为了使用区块链而选择了自由。

那么《Decentraland》是不是人们在寻找的自由乌托邦呢?

这其实并不重要,因为根本没有寻找乌托邦的人。

关键是要让人们相信有人在找,这样乌托邦才有存在的价值。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Decentraland》要想成功必须具备两个因素,需要有好的内容来吸引玩家,同时需要很多的玩家来创造好的内容,其实就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刚开服的《Decentraland》并没有什么内容可言,也就是没有鸡。而游戏内的用户多数是投资者不是玩家,所以也没有蛋。而运营方也不可以亲自下场偷偷放个鸡或者蛋进来,否则就违背了去中心化的根本。这样看来《Decentraland》也许能成为史上第一个无中生有的游戏。

虽然目前的玩家数还不多,但《Decentraland》中一个个入驻项目早已经创立了起来,在这里大家谈论的都是理想和未来,这些项目会给你看宏大的效果图,讲他们的理念、信仰、规划,告诉你未来这里会有什么,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能得到怎样的好处。

那些试图提供“绝对自由”的网游们都怎样了?

既然谈的是未来,那么现在的破败自然就不重要了。也许有一天这里真的会变得繁华起来,创作者和玩家持续入驻,地价飞涨。当初投资的人一夜暴富,而没投资的就变成了傻子。

但在那之前,这里的每个人都必须继续相信,相信玩家会到来,相信内容会出现,相信地价能飞涨,相信未来的美好,相信这里能成为下一个自由的乌托邦。